村干部“一肩挑”,挑起了什么?

發布于:2020-03-25 10:14   來源:陜西網   作者:謝 虹

  村黨支部書記、村委會主任“一肩挑”,既是加強黨對農村工作全面領導的需要,也是實現鄉村快速發展的需要。

  2019年12月28日,榆林市榆陽區317個行政村全部實現村“兩委”主要負責人“一肩挑”。

  一人挑起村黨支部書記、村委會主任、村級股份經濟合作社的理事長三項職務后,會不會出現“孤雁領飛”“弱雁領飛”現象?“一肩挑”的村干部如何負重前行?如何避免“一肩挑”成為“一言堂”?

  帶著這些問題,記者在榆陽區進行多日采訪,黨員干部普遍認為,“一肩挑”可以避免村務、黨務工作“兩張皮”現象,有效提升基層黨組織的組織力,為鄉村振興發展按下加速鍵。

  “一肩挑”,剔除了“政商混搭”村干部

  魚河鎮新建村原任黨支部書記雖然能力不錯,但在西安有自己的公司,村務、商務兩頭兼顧,難免出現“兩頭誤事”的情況。

  “一肩挑”工作啟動后,鎮領導給他做思想工作,讓其舍棄一頭、專心一事。最終,他主動辭去了村黨支部書記職務,由村主任“一肩挑”。

  前些年,為了加強村干部的能力素質,一批外出經商、創業的村民返鄉就任村干部。這些干部中,村務、商務兩頭兼顧的不是個例。

  “‘一肩挑’后,村里負責人必須把全部心思和精力用在村務、黨務上,過去‘政商混搭’的干法將行不通。”魚河峁鎮柏蓋梁村黨支部書記高治宏說。

  高治宏就是一位返鄉任職的能人。2004年,他在榆林開起了自己的建筑公司,生意風生水起。

  4年前,鄉親們動員他回來任柏蓋梁村支書。走在人生的岔路口,面臨兩個選擇:留在城里發家致富,還是回村帶動大家致富?

  “人這一輩子的價值不是掙多少錢,而是要有好的事業和口碑。”高治宏注銷了公司,回到家鄉。

  “以前的柏蓋梁都是荒山荒溝、爛窯洞,很少能看到年輕人。趕上下雨的時候,婆姨和娃娃們都出不了家門。”高治宏決心從頭干起。

  沒有掛靠任何項目,他與村民一起自籌資金,用4臺挖掘機,20多臺車把土地推平,拉來70萬方黃土,覆蓋在荒廢的沙地上。土地肥壯了,房屋新建好,一批漂泊在外的年輕人陸續回到村里發展。

  2019年,村里形成了以湖羊、黑毛豬、高粱套種柴胡和旅游業為主的四大產業,村民的日子一天好過一天。

  村民富了,高治宏把更多精力用在壯大村集體經濟上。

  依靠著大家對他能力、為人的信任,高治宏被選為鎮級經濟合作總社的理事長,要帶動全鎮25個股份經濟合作組織、681戶貧困戶共同富起來。

微信圖片_20200324142053

  村民在為剛播種的蔬菜覆膜  李紫恒 攝

  “現在,我一天不在村上,心里就不踏實,只有我天天在村,才能把村上的事情搞好。”高治宏說,“一肩挑”后,自己的工作壓力和緊迫感更加強烈了。

  和高治宏有同樣感受的,還有榆陽區第一大村魚河村的村支書魚海波。

  作為一名工作經驗豐富的“老將”,“一肩挑”后,他正在探索村務治理的“秘訣”。

  “‘一肩挑’之后,絕對不能搞一言堂,必須按照《村民委員會組織法》和‘四議兩公開’的程序,每辦一件事情,在事前、事中和事后都要公開透明,吸收大家的智慧和意見。”魚海波說。

  2019年,魚河村集體經濟收入接近1000萬元,比上年增加700萬元。

  這一亮眼成績的取得,和“一肩挑”有直接的關系。村里工程承包、項目實施和村內資源的租賃,全部實行公開招標,加之每個人的責任更加實了,收入自然就漲了上來。

  “‘一肩挑’工作落實后,想當好村里發展的當家人,就要政治有為,經濟有位,讓老百姓有實實在在的分紅,他們才能相信你。”魚河峁鎮黨委書記石林說。

  “一肩挑”,避免了內耗與紛爭

  在陜北方言里,“三個風水先生確不定一個拴驢的橛”,意為內耗嚴重,對輕松搞定的小事議而不決。采訪中,不少村民反映,過去村“兩委”中,這種事情不在少數。

  2009年,榆林市汽車產業園選址在榆陽區青云鎮色草灣村。征地過程中,時任村支書和村主任各成一派,每次開會都要經歷爭吵、打架的混亂局面,話都拉不在一起,更談何發展。

  3年多的扯皮,色草灣村的發展“草色遙看近卻無”。

  2013年,受夠了的村民選舉喬志清任村委會主任。他上任后開了二十多次會議,定民心、解矛盾、謀發展,色草灣村成為榆陽區“十鄉十村十件事”的示范村。

  近幾年,色草灣村在改善人居環境、產權改革、特色產業等十件事上下足功夫的同時,發展了500畝牧草、種植了200畝芝麻香瓜,還建起了設施香瓜采摘區、林果觀光采摘園、村莊特色養殖場……逐漸勾勒出以休閑旅游、特色農業為一體的新農村發展圖景。

  2019年實行“一肩挑”時,喬志清轉任為村黨支部副書記,相對年輕的張智奇擔任村支書、村主任。

  “說實在的,不管是副書記還是副主任都是一樣的,為了全村的發展,沒啥差別。村務瑣事我多操心,智奇謀劃全村發展,我們倆管內跑外相互配合。”喬志清輕松地說。

  “只有班子團結,大家聚在一起想干事、會干事,才能干成事。”青云鎮駐村干部尚軍說,選好一個班子,才能帶好一個村子。

  在榆陽區的魚河蔬菜批發市場,魚河鎮鎮長倪志茂自我調侃道:“最近的主要工作是賣菜。”這位北大畢業的“90后”博士,是一名“網紅”。

  設施蔬菜作為魚河鎮的龍頭產業,年產量達13000噸,參與的群眾占全鎮總人口80%。倪志茂忙碌的批發市場一開業就像打通了魚河蔬菜通向市場的“高速路”。

  在批發市場所在地米家園則村,已修建起210座溫室大棚,其中120座拱棚每年的純收益就可達到400萬元。

  起初,村民對種植大棚蔬菜心存疑慮,村干部羅寶軍和米平旺率先帶頭種了40多棚,為大家做示范。

  實行“一肩挑”后,羅寶軍任村支書、村主任,米平旺任村委會副主任,村民普遍感覺,村里的工作效率也有了很大提高。

  “國家政策這么好,無論在哪個職位上,都要想著往前撲。”從“正職”變為“副職”的米平旺介紹,村里產業發展起來后,日子熱鬧了,賭博、喝酒的人少了。

  米家園則村與橫山區搭地界,兩地曾有嚴重的土地糾紛。魚河鎮副鎮長劉運見證了村子由亂到治、由弱到強的變化。

  “現在我們講內生動力,村民想穩定、富裕,通過鎮黨委和村黨支部把所有的力量凝聚到一起,從而實現快速發展。”劉運認為,“一肩挑”后,通過黨建引領聚合起力量,使鄉村振興、產業發展、產權制度改革、脫貧攻堅等工作,呈現出一個立體式的發展。

微信圖片_20200324142120

  目前,全區317個村中,102個村實現集體經濟“零突破”,80個村集體經濟年收入超過20萬元,40個村集體股份經濟合作社累計分紅9533萬元。

  “一肩挑”,不是簡單的“一挑了之”

  講政策、教方法、扛責任、壓擔子,研究解決農村基層黨建工作和“一肩挑”后面臨實際問題,是這項工作推進的關鍵所在。

  2019年10月,榆陽區委召開區鄉村三級書記座談會,部署“一肩挑”工作。3個月后,全區317個村實現100%“一肩挑”。

  “工作中,我們是按勻速、漸進逐步推進的。每個村子的選民登記單、選票結果都要報到區上備案。”榆陽區委組織部相關負責人說,“一肩挑”既要合情,更要合法。

  打開“大美榆陽、黨建領航”的微信工作群,每一個村子選舉投票現場的圖片、視頻,一目了然。榆陽區還形成了“旬通報”工作制度,每隔十天,就有一份最新的“一肩挑”工作進展通報發到群里。

  對于進展緩慢的鄉鎮、村子,區委領導要進行提醒談話。而進展較快的村黨支部,會獲得5萬元的黨建經費。榆陽區委基層辦工作人員說,這也是對村黨支部組織力的一次檢驗。

  在榆陽區村“兩委”成員的聯審統計表上,記錄著全區村干部的資格審查情況,凡是存在涉黑涉惡、受過刑罰以及突破“八不選”底線的村干部要及時清理。

  魚河鎮是較早快速、高質量完成“一肩挑”工作的鄉鎮之一。在工作推行中,從村干部到村民,鎮上做了廣泛宣傳,讓大家認識“一肩挑”能帶來的好處。

  魚河鎮黨委書記賀志軍分別與在任的村支書、村主任逐一談心談話。要求“留下”的干部要看到權利和責任的同時加重,“退下”的干部不僅要內心接受,今后還要積極配合工作。

  榆陽區對轉任的村支書、主任,實行“三不變”保障:補貼、政治待遇和正職年限直到屆滿保持不變。

  “自從完成‘一肩挑’后,村里的各項工作運轉正常有序,實現了班子團結,人心凝聚,落實任務更加高效。”賀志軍說,下一步要建立起對干部的監督機制,確保在一個人的領導下,村“兩委”班子能高效運轉,達到“一肩挑”的最初目的。

  近期,榆陽區對“一肩挑”的317名村級負責人進行為期5天集中培訓,為他們履行新的職責鼓勁、充電。(當代陜西記者 謝虹)


責任編輯:鄧夢琪
轩辕传奇2现在好赚钱吗 免费推荐股票 天涯社区经济论坛 湖北11选五前三直遗漏 正规的彩票app软件下载 股票配资软件上上盈实盘配资 幸运pk10计划 体彩排列三坐标走势图 江西11选5玩法规则 福建22选5开奖数据 湖北十一选五遗漏查询